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蔡沛然 > 一桩生意,而已

一桩生意,而已

(2013年春,終於結束了64個月的“白領”生活,從寫字樓贖身。秋天到台灣上學。這篇是回復自由以後,大概6月時,應某編輯之約,“揭露”老東家的。當然,木有內幕,木有爆料,都是公司近年財報上的公開信息,或者法國媒體的報道。只不過,把零碎的消息連綴起來,就看到一個有趣的故事了。)

 

一个要卖,一个愿买,价钱谈拢,成交了,就像这世界分分秒秒都在达成的交易一样,北控水务收购葡萄牙威立雅水务也这么简单。在商言商,对这桩交易的任何拔高和贬低都大可不必。不过,此消、彼长的故事还是可以讲一讲。

 

威立雅以收缩图恢复,北控水务以扩张谋盈利。两家处于不同发展阶段企业,价值观自然大异其趣,一个眼中的累赘甚至垃圾,成了另一个眼中的美味。

 

对于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,我有一个成见:破烂王。早些年TCL对汤姆逊和阿尔卡特的收购,已经被证明垃圾变不成黄金,而联想对IBM PC的收购却又证明“當取明珠蒙塵時”。

 

单纯从财务数据上看,说葡萄牙威立雅水务是“破烂”还真有点委屈,但是,欧洲的市政水务——威立雅发家的领域——已经不再是它的蓝海。威立雅的大当家安东尼 弗莱罗就坚决的认为,未来欧洲市政客户要承受极大的财务压力,环境服务价格难以上涨,一些地方当局有下调价格或严重拖欠的倾向。2011年7月,威立雅宣布减记8亿欧元资产,其中一半是美国的财务欺诈事件导致,一半则是意大利等南欧国家“贡献”。虽然是次减记的“祸首”是意大利的能源业务,但这足以让威立雅对南欧市场保持高度警惕。就在北控水务收购葡萄牙威立雅水务的同时,摩洛哥的供水|污水处理和电力服务也以3.7亿欧元脱手。

 

南欧资产的抛售其实已是威立雅60亿欧元瘦身计划的尾声。安东尼 弗莱罗在2013年2月接受英国《金融时报》采访时说,威立雅环境集团的债务问题在2012年大幅度改善,本年度内将得到彻底解决;股东对2012财年的财报表示认可。

 

2008年的金融危机以后,威立雅环境集团的总营业收入(revenue)始终保持增长,但是赢利能力持续弱化。到2011年,营业利润(operating income)和现金流(operating cashflow)出现负增长,归属投资人的净利润近乎“腰斩”,从2010年的4.74亿欧元跌落至2.9亿欧元。资本市场对此反应激烈,而集团在过去10余年中高速扩张而带来的150亿欧元债务更是广遭诟病。

 

2011年初,安东尼 弗莱罗在评价上一财年的业绩时还在说,恢复2008年以前的赢利能力,要靠“提高投资而不增加债务”,在2010年年报中,有关债务的说辞都用是“稳定”。但是,2011年7月的资产减记让威立雅的策略彻底转向。在宣布减记的同时,威立雅也就公布了一个瘦身计划,当时的目标是在2013财年结束前出售约40亿欧元资产,用以改善现金流。但是随着财务指标在第三和第四季度持续恶化,安东尼 弗莱罗在2011年底高调宣布:出售50亿欧元资产,彻底退出交通行业,削减债务至120亿欧元以内,同时,从77个国家中的半数撤出。此后,这一计划又不断加码,在2012年年报中已经是“出售60亿欧元资产,债务压缩至80到90亿欧元”。

 

对于此等规模的资产抛售,曾有不少分析师担心买家难觅,事实上进展极快。2012年6月,威立雅将英国的市政水务资产作价12亿欧元转售给摩根史丹利旗下的一支基金,同年7月,北美的固废业务以19欧元脱手。12月,更换COO。2013年3月初抛售摩洛哥资产,月底和北控水务达成交易。交通业务的出售将在威立雅和法国国有投资基金Cassie De Depots之间完成,无非是时间问题。据2012年财报,威立雅已经从33个国家和地区彻底撤出。

 

威立雅的收缩力度高于市场预期,2012年财报公布后,资本市场反应较为正面。财经分析师普遍认为,威立雅已经放弃了前任掌门人亨利 普格里奥的扩张策略,转而更为重视成本控制。

 

安东尼 弗莱罗认为,传统市政服务和成熟工业化国家都是威立雅必须重要缩的业务领域。在他的规划中,传统的市政服务所占比例要从目前的七成多下降到五成,工业服务要能撑起半边天;西欧和北美市场所占比重也要压缩到五成左右,让位于东中欧 亚太地区 拉丁美洲和中东地区。同时,威立雅要着重开发高附加值业务,比如,有毒废物处置|核废料及相关处置,资源修复和保护等等。

 

威立雅已经向自己认定的蓝海出发,而北控水务能否“变废为宝”还要假以时日才能证明。此前,中国企业完成的海外并购都集中在传统制造业,但环境服务于此决然不同。制造业的海外扩展,多是利用当地的廉价资源,成品可以全部外销,工厂和社区保持最低限度的接触。随时可以搬迁,损失可控。但是水务资产固化在当地,与当地各个利益相关方,居民|政府|企业|NGO|工会|消费者组织,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,能否建立社区信任,以何种方式实现利益协调,都是制造业所不具备的经验,北控水务是第一个吃螃蟹的。

 

无论其成败,北控水务的开拓精神都值得尊重。

 



推荐 0